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明明长得都一样为何偏偏是快看漫画坐拥一亿用户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5-24 23:14:27

【编者按】快看作为中国漫画平台的龙头,增长速度快得让人都有点懵了,不用半年就多了3000万用户;快看已经建构起了自己的特点社区,用户不但仅是为了漫画,同时也为了这个自己共同搭建的社区而留下来。固然,其中内容也是无比重要的一环,而这些也许都是让快看用户量能突破1亿的原因。

本文发于“三声”公众号,作者张一童;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作为一家漫画平台,快看的增长速度让人有些看不懂。今天(7月18日),根据第三方全域数据服务商友盟统计,快看漫画的用户数量已经突破1亿。而在今年1月,快看宣布C轮融资消息时,这个数字还是7000万,3000万的用户增长发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

2014年12月,快看漫画正式上线,得益于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传播,快看漫画在上线3天以后,下载用户就超过了100万。在尔后的两年时间内,快看的用户增长速度没有任何减缓的征兆。

在快看漫画创始人兼CEO陈安妮看来,对于作品的选择是快看最大的优势。快看有一整套体系,为读者选择和包装漫画作品。另外,快看社区也形成了一种完全不二次元的文化氛围。

为什么是快看?

根据极光大数据在今年4月发布的垂直漫画APP行业数据显示,快看的渗透率稳居行业第一,其日均DAU到达了592万,第二名的腾讯漫画为243万,而位居第三的爱动漫仅仅只有63万。

但表面来看,快看漫画和其他移动端漫画平台并没有甚么明显的区别,甚至在界面设计上都是非常相似的。

陈安妮对此看法不同,她认为快看从上线之初,就没有把自己定位于一个漫画平台,而是年轻人的浏览平台。如何把更多的用户吸引到自己的平台上,陈安妮把缘由归结于对于作品独特的审美标准。

“所有的漫画平台都在说它主打年轻人,有多少是真的打到年轻人点的呢?”陈安妮说道,“快看就是要让年轻人觉得它很潮。很多人说快看上有不少玛丽苏,其实我一点不避讳,因为玛丽苏是永久之光啊,但它也是分级别的。低级的玛丽苏年轻人是不会喜欢的。”

她表示,对快看而言,怎么用故事和设定把这些基本元素包装得更受年轻人喜欢是更重要的工作。作为互联网浏览平台,快看保存了传统漫画杂志的责编制度,没有开放用户投稿系统,而是坚持了对作品内容的严格把控。

为了挑选出“潮品”,快看有一个不到30人的编辑团队,以一套非常完善的系统内容进行筛选,这其中包含数据、画风、故事甚至社会价值等不同维度,最后像漏斗一样筛选出优秀的作品。

“我们的选品还是做得非常好的,快看只有不到一千部作品,但是它的流量是很多拥有几万部漫画作品的平台远远赶不上的。”陈安妮告知《3声》,而且在内容引进、制作和营销三个团队的共同配合下,快看会再对一些精品的内容进行重点的运营。

“例如,《照明商店》本来是在其他平台独家刊载的,一直没有什么水花,但是我们买回来推行以后,就成了爆款。”她说,这种推行既包括轮播、开屏图、宣扬文案、编辑推荐等情势,也包括对社群的运营,“有的时候,一个好文案就可以改变全部作品的格调。”

编辑重度参与作品的制度同时为快看的社区系统做好了铺垫。尽管没有向用户开放发帖系统,但是快看的社区却拥有着极高的热度。漫画作者和编辑成为了社区内容的提供者,编辑甚至在其中成为了更活跃的存在。很多时候,尽管只是日常生活的分享,相关评论的数量就到达了2000以上。

在我们对粉丝的调查中,几近所有快看的用户都有自己最喜欢的漫画编辑。他们在最初下载快看的原因各种各样,有些人是因为喜欢的作品,有些是因为最开始就有喜欢的编辑,但终究让他们长期留下来的原因都或多或少集中到了某一些编辑和作者身上。在大四学生小午眼中,这类平台社区内和编辑的互动,甚至是微博都无法取代的。

为了增添社区的丰富性,快看有意识地开设了很多与漫画无关的栏目,“贵妇进化论”更像是编辑33的个人魅力展示地,“一日男朋友”约请男明星拍摄“男友”照片,陈安妮表示正是这些内容和漫画一起,共同形成了快看专属的文化氛围。

这实际上很像几年前以《最小说》为代表的许多传统杂志的套路,用编辑把控内容,再用编辑部的故事留住读者。但事实证明,这是有效的。无论是抢沙发、还是花式评论,快看确实形成了一些自己特有的文化。并且很显然,这些文化与二次元爱好者都无关。

尽管同样提供漫画产品,但比较其他平台,快看不像一个漫画平台,更像是一个年轻化的阅读平台,用条漫的方式去展现一些社会化的、符合年轻人趣味的内容。它远高于同行的流量数据也来自于此,从一开始,快看所瞄准的就是一个更广泛的人群。

继续扩张突破原有圈层

陈安妮表示下一阶段快看的主要目标依然是继续扩大市场规模。就在最近,快看漫画开始在湖南卫视大规模地投放广告,除了品牌TVC之外还包括在综艺《快乐大本营》中的插入,这也是APP上线两年多之后,快看第一次针对平台本身进行强推广,这可以被视为快看突破原有圈层的一次尝试。

对于二次元核心人群来讲,1亿可能已经到达了一个天花板,但是对广泛的年轻群体而言,这个数字仍然有着很大的上升的空间。陈安妮将其定义为一个增量市场,“每一年都会有新的年轻人开始看漫画,而且我不觉得原有的用户会流失,或说我觉得他的流失率是非常小的。漫画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流失是因为在这个形式内,没有他想要看的内容了。只要内容的供应端跟得上,这仍然会是一个不断增加的市场。”

去年底,快看漫画完成了由天图资本领投的2.5亿元C轮融资。陈安妮表示,C轮融资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被用于新内容的扩充,目前快看可以呈现的作品数量还很少,为此快看正在引入更多品类风格各不相同的作品,这其中也会包括很多具有一定深度的作品。除此之外,算法推送也会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对男生版的加强。“我们在产品会有很多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是用户发觉不到的。”陈安妮告诉我。

扩大市场规模,被快看摆在变现之前。在陈安妮看来,只有先把全部市场做大了,拥有一定体量的用户之后,才有可能为深度作品和小众漫画家提供更多的创作空间,而现在对于快看而言,依然还处在将漫画由小众推向大众的阶段。

在陈安妮对快看的定义中,它从来都不针对二次元人群,而是要去定义更多年轻人的浏览方式,所要争夺的也不仅仅是漫画市场的份额,而是要从网文甚至影视那里抓取更多用户。

2016年百度手机助手的一项调查显示,00后最喜欢的浏览软件中快看漫画处于第一位,而2到8位都是小说阅读软件,快看确实一定程度上重新定义了年轻人的浏览方式,而不只是在2014年抢占了条漫市场的先机。

用户在从7000万到1亿的半年后,飞速增长的用户体量也使得快看必须不断完善平台功能以适应用户的更多需求。

甜蜜的烦恼

在C轮融资以后,快看的团队人数迅速翻了个番,目前已增长到近160人,成为一家中型规模的公司。在这其中,有些人的加入是为了新业务的拓展,有些人则是以新管理者的身份进入团队。“C轮以后公司最大的变化,就是新进来了很多人。”陈安妮说道。

无论是平台还是公司,快看需要建立更新更完善的体系去承载更大的体量,完善平台让更多用户留下,改革公司体系以适应团队人数的变化。

对大部分创业公司而言,超过百人的中等范围也是管理上的一道坎。在初期的创业阶段,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无疑是最有效率的。而当公司人数超过150人之后,无论是创始人还是团队成员,都要面临着管理结构的调整和身份的转变。

陈安妮和团队正在进行有意识地调剂。由于引进了更多的职业经理人,目前快看高管以90后为主,但中层却基本是80后。陈安妮说,目前每个部门都有了具体的负责人,而她的工作主要是和各部门的负责人对接。

陈安妮变得更忙,很多小团队的会议依然需要她亲自参与。我们的采访约在了晚上8点,地点定在了快看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室,因为九点她还有另一个会要开。很多时候,漫画作者出身的她甚至仍然会过问具体作者的创作情况。

“其实我们现在的管理还是比较扁平化的,因为处在一个老带新的进程里,老的合伙人带新的中层。”陈安妮说,不过她已开始习惯放手一些她本来也不太擅长的工作,比如产品系统优化的具体情况,“这要等我们的技术部给我看了最终结果才知道。”

平台和公司都处于迅速扩张进程中的同时,需要不断进行新的改变去适应新的用户和团队体量。快看正在进行这样的转变,关键在于这类改变是否已经快到足以跟上其扩张的速度,这对于眼下的快看而言,可能会是个甜蜜的烦恼。

什么中药治疗羊角疯病
治疗宝宝牛皮癣要注意有哪些
十堰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推荐